不是我

一切从头再来。

换个色调重发一次。

这只蜜蜂毛绒绒的真的也太可爱了⑧

我一路追着你,看你直直地闯入花芯,被层层叠叠的花瓣掩映,却悄悄地瞪大了眼睛来看我。

Q:如果在你死后,会有一种仿生机器人代替你,所有人都发现不了,你会对那名机器人说什么?

千言万语汇成一句“谢谢你”。

谢谢你来接手我这糟糕的人生,谢谢你替我收拾剩下的烂摊子!

大概设定:

苏茜在高三的时候收到哥哥发来的一张照片,在广袤的草原上,四个互相搭着肩膀站立的少年在蓝天下笑着。

 

苏茜除了一眼就认出英俊又温柔的哥哥以外,还被旁边的另一个人吸引了注意。

 

那人有着不输给哥哥的帅气,正冲着镜头笑得恣意又张扬,但这份张扬并不会让人讨厌,反而让人感觉十分纯粹、干净。如果说哥哥像是清晨的露珠,那么那人就是冉冉升起的太阳。

 

苏茜假装不经意地问起,哥哥说那是他的同学,叫顾朗。

 

他的人,一如他的名字,那么明朗。

 

也说不上是喜欢,只是苏茜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,自此,那张脸和那个名字便肆无忌惮地住进了苏茜的心里。

 

哥哥提议苏茜以后考到C大,这样就可以照顾妹妹了,苏茜同意了,却不是因为哥哥。但是因为志愿的问题,最后并没有如愿进入同一所大学,不过倒是在同一个城市。

 

然而命运就是这么神奇,一直到大学快毕业,苏茜才真正意义上地见到了顾朗。只是那一次初见,实在谈不上愉快,甚至苏茜会想:果然,得不到的在骚动。

 

幻灭来的就是这么突然。苏茜以为的阳光少年,却是个碎嘴子,还毒舌,怼起人来不分亲疏不分男女不分场合。

 

顾朗也在想,苏弈总说自己妹妹多么温婉可人,怎么是个莫名其妙就乱发脾气的暴躁性子,苏弈在家一定被欺负得很惨,反过来还要为恶毒妹妹说话,真是太惨了。

 

之后便是一系列的鸡飞狗跳.....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明天补一个初见的场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做梦就没有灵感,能写出来的所有内容全部都是来源于我的梦,我可真难。

前两天学校组织秋游,出去了一趟,也是比较难得。今年整年也没有写出什么好的文字,也没有拍出什么好的图,每天都在思考活着的意义是什么,到现在也没有想透,也不知道今年是怎么了,怎么就把生活过得一团糟了。不至于放弃,总还要在这世间挣扎,哪怕满身勒痕,满身伤疤。

东壁堂异志(千年前的日常)

李狗x玄参

前方李果、高丽出没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不管怎么样,谢谢你今天陪我。”高丽两手交叉,慢慢往东壁堂大门走去。

“高丽……”李果手指下意识动了动,欲言又止。

高丽低下头,露出一个娇羞的表情,等了半天却没等到李果继续。她转过头,面对李果站定,气息有些不稳地开口:“你要是没什么想说的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玄参静静地站在二楼拐角,手里端着一杯快没温度的水,他的脸匿在阴影里,让人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楼下的闹剧还在继续。

“高丽……”有什么话已经要冲破喉咙,却又被李果咽了下去,“那个……手凉的话,用甘草、芍药……”

“李果!”高丽气得一声咆哮,撒腿就跑回了自己屋里,留下李果在原地苦笑。

玄参看着这样的李果,像是有一颗石子投进了他那沉寂千年的心湖。在千年前,似乎也有这么一个人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李狗拉住了差点滑倒的玄参,挽救了堂堂药仙的一世英名。

“玄参,你的手怎么这么凉?”李狗问。毕竟是东壁堂现东家,药理张口就来,“要是平日里手凉,可以用甘草、芍药、附子熬制汤药……”

“这大清早的,被山间的风一吹,自然是凉的。”玄参不甚在意道,“再说了,我本身就是药。”

李狗不赞同地皱眉:“可你现在是个人。”

“好了,先去采药吧。”玄参不理会李狗的忧心,扔下李狗,自己率先往前走去。



李狗其人,祖上没甚本事,只是把一身精妙的杀猪的手艺传给了他父亲。他母亲早亡,父亲本是城中有名的屠户,大概是造的杀孽(杀猪也是害命呐)太多,有一天竟然被一头未气绝的猪拱下了池塘淹死了。

李狗小小年纪失去父母,被开药铺的大善人收养,还教他识文断字,以及药理。由此,李狗从小立志一生悬壶济世,做一个治病救人的好大夫。后来,他便在城中开了一家药铺,取名“东壁堂”。

也没什么特殊含义,不过是药铺开在城东罢了。

---------

下次继续,太困了💤

我懒我忏悔,一年上一次线,还这么短小,我都不好意思……不过不好意思也要去睡了

世间险恶,满眼都是肮脏和污秽,心疼得再厉害,也只有把满腔痛恨混茶喝下。所谓救赎,不,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救赎。

Q:“同人创作”究竟是什么?有什么魅力?

一个入了戏的看客,为了戏中的情深缘浅和有缘无分流尽了眼泪,最后这个看客变成了新的说书人,只为多一个幸福的可能。

嗯,还是会更的,就快了。